三泰控股高管内讧“局中局”:一场攸关公司控制权的暗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成都报道称, 在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 有几栋看起来像魔方的建筑, 三泰控股(002312.SZ)的总部就在其中一个魔方中。 3月26日, 台春作为三泰控股董事最后一次来到这里。 他在公司当日召开的 2019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 提出董事会解除其董事职务的决议, 违反了公司章程和董事会议事规则。 被撤销, 本次股东大会立即终止。 股东大会依然通过了免去台春董事职务的议案, 持续了半个多月的三泰控股高管内讧似乎告一段落。 然而, 三泰控股高管与公司控制权的内讧并未停止。 在3月9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 台大首次公开了三泰控股实际控制人与第三方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的事实。 此后, 有自称知道内幕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爆料称, 建设与受让方于去年9月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将其持有的三泰控股15%的股权转让给 受让人。
        . 若转让发生, 三泰控股实际控制人易手,

不再是补充建设。 增建仍持有三泰控股25.54%的股权。 本报记者经多方核实获悉, 台大仲春提到的第三人与知情人士提到的受让方为同一人——李厚文, 但并未出现在名单中。 三泰控股股东。 3月27日, 记者来到三泰控股总部询问该协议, 三泰控股相关人士明确表示, “经多次向步健先生确认, 步健先生并未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与任何第三方。”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今年春节前几天, 步健明确表示不再履行《股权转让协议》, 李厚文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是, 3月29日, 补建中的股份全部被查封。截止日期前, 三泰控股未发布相关公告。 3月26日出席股东大会的泰春, 对半个多月前总经理被免职一事仍不满。 据与会人士介绍, 南大春反对的理由与以往几乎相同。 在3月9日召开的董事会临时紧急会议上, 泰春提出异议的理由是:获悉公司大股东卜健先生与第三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我是被双方提名的股权转让。 该协议涉及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 现任大股东卜建先生拟单方面终止协议, 但双方尚未就后续安排达成一致, 不宜解聘相关职务。 同日, 董事会以“7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的表决结果免去台大淳总经理一职, 审议通过了朱江董事长的议案。 担任总经理。 对于台春提出异议的理由,

三泰控股回应称, 经询问公司控股股东卜健先生后, 卜健先生确认其名下的公司股份由其全资拥有, 未委托表决权。 对任何第三方, 所以没有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情况。 三泰控股在3月10日发布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中强调, 补建再次确认, 目前无转让公司控制权的计划。 不过, 台纯认为步健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根据公司的检查声明, 步健确认其名下的公司股份由其全资拥有,

但未明确回复未与第三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 本报记者3月12日收到知情人士提供的爆料。2018年9月, 增建与受让方达成股权转让协议, 但该知情人当时并未告知受让方为受让方。
        时间, 他也没有向记者提供相关信息。 文字证据。 公告显示, 2018年10月, 三泰控股考虑转型不良资产业务领域。 据了解, 台春的工作履历与公司前期计划转型的不良资产业务较为吻合。 2007年7月至2015年1月在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 历任投资银行部董事、业务总监、保荐代表人; 2015年2月至2018年7月, 任赛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子公司上海赛领维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去年10月22日, 三泰控股聘请台春为总经理 . 然而, 5个月未担任总经理职务的台春被免职, 三泰控股对不良资产进行改造的尝试也被终止。 “解聘前, 公司董事会已经提前与台纯先生沟通, 希望他主动辞职, 因为公司不打算转型不良资产业务领域, 但他不同意, 所以 公司不得不启动紧急程序。” 三泰控股相关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三泰控股解除台春总经理职务更多是出于公司未来战略发展、产业布局调整、优化法人治理结构等综合考虑, 而非台春所说的上述原因。 抽屉协议? 对于台春提到的被股权转让双方提名提名董事会的情况, 三泰控股在公告中表示“不知道”。 不过,

上述知情人士不止一次向记者肯定了这份股权转让协议的存在。 据他介绍, 当时, 增建与受让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增建将其持有的三泰控股15%股权转让给受让方, 并约定了股权对价的支付方式 转让, 包括提供借款、提供债务担保、债务承诺等; 双方已就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等事宜制定了明确的时间表。该人士告诉记者, 《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 受让方通过借款支付了1.6亿元的股权转让对价, 并安排 关联公司向东兴证券提供本金3.4亿元的连带贷款。 责任保证保证。 补建同意安排经双方同意的4人加入三泰控股董事会, 但实际上只更换了台春​​和曾斌两名董事。 “今年春节前几天, 穗建明确表示不再履行协议, 违反了三泰控股公司章程。依法依规责令董事会强行召集董事会, 强行罢免上述两名董事。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3月26日, 记者多方面证实, 台春提到的《股权转让协议》由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厚资产”)董事长李厚文签署。 是的。 台大淳所指的第三人及前述知情人所指的受让人均为李厚文。 工商数据显示, 李厚文控制的国厚资产的主营业务为金融类不良资产的大宗收购和处置。 与李厚文关系密切的人士 该人士向记者提供了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2019)沪贸终字第03869号立案受理材料。 材料显示, 2019年3月18日, 李厚文作为申请人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交了关于《股权转让协议》和《借款合同》(编号:JK- 20180927), 被申请人为补充建设。 该人士告诉记者, 补建与李厚文履行《股权转让协议》有关系。 分歧, 表明双方约定的协议及其他事项不再履行, 在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 单方面返还上述1.6亿元本金, 并向东兴证券支付50 万元作为解除上述的补充担保 此外, 该人还向记者提供了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的通知书。 内容为:李厚文诉建筑附加仲裁程序财产保全案, 本院已于2019年3月22日裁定该案于3月29日立案, 案号为(2019)粤0304财宝1073号 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是, 3月29日, 补建中的股份已全部被查封, 截止日期前, 三泰控股未发布相关公告。 为何各自坚持隋建与李厚文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上述接近李厚文的说法是, 三泰控股股价大幅下跌, 隋建已将其大部分股份质押, 资金链已经出现。 2015年6月, 三泰控股市值达到530亿元的峰值, 当时的绝对股价达到99.83元/股。 按复权后股价计算, 其最高价为45.81元/股。 然而, 三年半之后, 三泰控股在2018年的最低估值仅为每股2.68元, 较最高水平下跌了约95%, 补建的估值也跌至谷底。 2018年12月10日, 三泰控股发布公告称, 拟与《三泰控股及补充建设成都三泰电子有限公司与成都嘉易通股权转让协议》的实际控制人签署补充协议 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同意对方延期支付两笔股权转让款。 尾款每期一年, 总金额2.6亿元。 该公告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2018年12月19日晚, 三泰控股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 由于今年市场波动等因素, 已承诺补建。 目前持有的绝大多数股票都面临一定的财务压力。 当晚发布的公告称, 补充建设召开公司持有股份3.52亿股, 其中质押3.36亿股, 占公司股份的95.46%。 同时, 公开资料显示, 补建已将2018年前三季度可供出售的流通股全部售罄。“去年10月, 成都设立了100亿元的上市公司扶持基金。 当时, 金融监管部门来公司查了股权质押清算线, 即使跌到2.68元, 也离清算线还很远。” 上述三泰控股人说道。 该人士认为, 股价最低时不存在股票清算危机, 公司还同意延期支付两笔尚未支付的股权转让款, 因此无需借钱。 但他也表示, 当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都处于下行周期时, 确实是做坏事的好时机。 除了三泰控股多年来积累的银行等财力资源外, 步健、三泰控股的董事曾计划将公司向不良资产业务领域转型, 也纷纷行动起来。 去年9月, 三泰控股还成立了成都三泰维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经营不良业务。 三泰控股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台春在不良资产收购和处置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这是其他董事会成员所不具备的能力。 曾斌的职责更侧重于风险控制。 不过,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虽然成立了一家经营不良资产的公司, 但由于台春在董事会中没有股份和相应的职权, 具体业务尚未开展。 该人士认为, 今年以来, 宏观基本面有所好转, 三泰控股股价也迎来一波上涨趋势。 补建解除了资金危机, 他不想履约。 “经济基本面好转不是发展不良业务的好时机。同时, 公司高层认为, 受宏观政策影响较大的不良业务资金成本高、回收期长、 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 放弃了改造不良业务的想法。” 上述三泰控股人士表示。 三泰是谁 这并不是三泰控股的第一次转型。 多年来, 三泰控股一直走在转型之路上, 一波三折, 公司也曾为此戴过星光, 戴上帽子。 三泰控股成立于1997年, 依托传统金融自助设备业务, 成立于成都三泰电子实业有限公司, 坐落于电子科技大学校园内。 开发了国内首个多功能电子票据系统, 可用于中国银行总行营业部。 “随着传统业务的竞争日趋激烈, 以及互联网移动支付的冲击, 银行的营业网点正在萎缩并形成趋势, 公司正在考虑转型。” 上述三泰控股人士表示。 “快递快递”快递柜是三泰控股尝试改造的第一个项目。 2012年, 成都我来拉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三泰控股开始涉足国内快递行业的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领域, 2014年、2015年融资36.52亿元。 资金被投资于改造项目。 2015年2月, 三泰控股斥资7.5亿元收购烟台威安100%股权, 烟台威安主营业务为商业车险和寿险的互联网推广。 当时, 烟台威安在基准评估日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仅为4500万元以上, 但上市公司为此支付的交易对价高达7.5亿元, 价值- 添加率高达15倍。 烟台威安在收购资产时, 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业绩承诺分别为5050万元、6050万元和7250万元。 记者查阅公告发现, 2015年, 烟台种马履行了业绩承诺; 2016年, 烟台种马实现净利润1204万, 远低于全年6050万的业绩承诺。 当年中期报告一出, 三泰控股就对烟台威安进行了商誉减值测试, 减值金额为6.5亿。 2017年, 烟台威安净利润进一步下滑至807万元, 几乎是承诺的7250万元的十分之一。 三泰控股业绩拖累亏损。 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800万元、13.04亿元和1.97亿元, 2017年被发布退市风险警示。
       值得一提的是, 2016年底, 三泰控股剥离了其主营业务。 业务(传统金融自助设备和金融安全业务), 将三泰电子81%的股权和三泰智能100%的股权转让给补充建设。
        剥离主营业务的原因是, 上述三泰控股给出的解释是, 传统业务占用公司资源过多, 扭转了连续两年亏损的局面。 但这一举措并未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 脱掉ST帽子的真正举措是出售资产。 2017年7月, 三泰控股将“快递”运营商成都我来拉50%的股权转让给中邮资本, 获得投资收益7.13亿元, 2017年实现扭亏为盈。 最新业绩报告显示, 三泰控股2018年录得净利润亏损2.14亿元,

同比下降170.89%。 亏损是由“快运”经营亏损按权益法分摊、烟台威安计提的商誉减值等综合因素造成的。 “公司不想再成为ST了。” 上述三泰控股人士坦言, “按照现行规则, 出售资产实现亏损不会被解除。监管部门盯上了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 因此公司有必要转型为 一个利润更确定、现金流更好的行业。” 3月3日晚间, 三泰控股发布公告, 公司拟收购李家权与龙蟒集团持有的龙蟒大地农业公司100%股权。 根据龙蟒大地未来三年的经营状况和业绩承诺, 预计龙蟒大地100%股权估值区间为35亿元至40亿元。 上述三泰控股人士表示, 公司目前主营业务无法弥补2亿元以上的亏损。 龙蟒大地的业务虽然不会实现爆发式增长, 但盈利能力是确定的、稳定的。 公告显示, 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当年及以后两年的承诺业绩分别为3.5亿元、4亿元和4.5亿元。格龙汇APP查询显示, 2017年和2018年, 龙蟒大地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68亿元和2.99亿元。 据称, 龙蟒集团再次有“曲线上市”的计划。 龙蟒大地涉嫌借壳三泰控股。 早年, 龙蟒钛业通过并购重组并入上市公司百亿, 现更名为“龙蟒比利”。“龙蟒钛业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借壳上市。 此次三泰控股完全以现金方式收购, 龙蟒大地将成为三泰控股的全资子公司。”上述三泰控股表示。对于三泰控股的董事来说, 目前最困难的问题可能不是 转型, 但公司控制权的问题, 如果司法部门的裁决有利于李厚文, 则补充建设所持有的25.54%股权中的15%将转让给李厚文, 那么李厚文将超越补充建设, 成为 三台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届时, 三台控股的转型可能再次出现变数, 公司控制权之争仍在继续, 谁将最终成为三台魔方中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