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利用、盘活闲置资源 农村宅基地“可租不可卖”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北京报道, 日前, 中央农业办、农业农村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称, 根据本轮机构改革和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 提出落实基层政府属地责任、严格落实“一户一户”等七项内容。 实行“一房一宅”, 鼓励闲置宅基地和闲置房屋的盘活。 工作规定。 《通知》提到, 鼓励村集体和农民通过自主经营、合作经营、委托经营等方式, 依法合规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房屋, 发展农家乐、民宿和乡村旅游。 土地管理法的有关规定。” 长期致力于土地市场研究的北京景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兆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农村土地改革不仅解放了农村生产力, 也为农民提供了进城就业的机会。 再回馈农村, 让城乡联系有了新的内涵。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离”后, “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房屋”被视为农村宅基地政策的又一内容 制度创新 目前农村宅基地管理相对薄弱, 导致宅基地、闲置房屋等问题的存在。 根据《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18)》, 预计约有1亿亩农民空置宅基地可用于整治。
        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 农家乐、民宿、乡村旅游等新业态对建设用地的迫切需求, 推动了体制机制改革, 激活了大量乡村土地资源。 有鉴于此, 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近日出台, 赋予宅基地租赁、经营等多种权力, 盘活宅基地使用权, 真正实现宅基地使用。 此举为乡村振兴提供了制度保障和探索创新。 自然资源部法律法规司司长魏立华表示, 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吸收了三项农村土地改革的全部成功经验, 对农村土地进行了多项创新性规定。 管理。 但《通知》提到, 除“村集体和农民”外, 城镇居民、工商资本等租用农舍居住或经营的, 必须严格遵守《合同法》的规定, 期限 租赁合同期限不超过 20 年。 “在农村, 大量宅基地和农舍闲置,

是一种巨大的资源浪费。” 杜兆勇说道。 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俊杰也认为, 振兴农家乐不仅可以帮助农民增加收入, 还可以承载城市居民的乡愁, 在农村生活 假期或退休, 并服务于多种用途。 对于“20年租约”规则, 刘俊杰表示, 宅基地改革的底线是城市人口不能下乡购买宅基地和农房。 20年的限制是合同法规定的租赁期限不能超过20年。因此, 盘活闲置房屋或宅基地不能简单理解为让宅基地进入市场, 而只是盘活和扩大其功能。 《通知》指出, 鼓励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房屋, 通过自主经营、合作经营、委托经营等方式, 依法合规发展农家乐、民宿和乡村旅游。 城镇居民、工商资本等租用农舍居住或经营的, 必须严格遵守合同法的规定, 租期不得超过20年。 一个家庭只能拥有一个宅基地。
        此外, 《通知》还明确农村宅基地实行一户一户制。 也就是说, 一个农村户口只能有一块宅基地, 对于之前出现的宅基地过剩或多宅现象, 应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适当调整。 《通知》规定, 宅基地是农村村民用于建造房屋及其附属设施的集体建设用地, 包括房屋用地、附属房屋用地和庭院用地。 一个农村村民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 宅基地面积不得超过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标准。 通知指出, 农村村民要严格按照批准的面积和建筑标准建造房屋, 禁止擅自建设或过度占用宅基地。 获准迁地建房的, 应当严格按照“建新拆旧”的要求,

将原宅基地归还村集体。 此外, 5月5日, 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 闲置宅基地转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 必须符合“出租、不得出售”的规定。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解读《意见》时强调, 城镇群众不开门买农村宅基地, 严禁利用农村宅基地建别墅的原则 而农村的私人会所也不会改变。
        新《土地管理法》规定, 农村村民宅基地由乡政府审批。 《通知》还要求, 乡镇政府要探索建立因地制宜的宅基地统一管理机制, 依托基层农村经营管理部门, 协调有关部门开展宅基地用地审查、农村建设规划等工作。 许可、农房建设监理等职责, 建立宅基地。 以及农村住房与乡镇联检联办制度, 为农民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国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加强宅基地管理对于保障农民权益、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过去, 农村宅基地管理十分薄弱, 过度占用宅基地、非法买卖宅基地等问题时有发生。因此, 各级农业农村部门要主动严格执行 宅基地土地利用指标, 加强宅基地管理。 李国祥说, 《通知》提出, 要建立部省、领导市县、乡镇、村级主体指导的宅基地管理机制。
        这是一个很好的措施,

也很接地气, 因为宅基地管理工作的重点在基层。 基层农村管理部门不仅承担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集体经济发展、资产财务管理等传统工作, 还肩负着农村土地制度、集体产权制度、管理体制改革创新等重要责任。 基地管理、乡村治理等重要任务。